首先,虽然宣传强调群体的共同利益,但也存在着内外差异。科学知识没有国界,但技术是各国竞争和保持比较优势的基本手段。美国不仅有高科技贸易禁令,而且还明确规定,具有公共研发成果的商品必须首先在美国生产制造。政府可以阻止违反美国产业优先转移原则的成果转移。根据日本《种苗法》,地方自治区(县)对本财政投入的科研成果拥有专有知识产权,不包括其他地区的居民免费使用。因此,没有知识产权保护的宣传,一方面意味着**对农业技术主权利益的丧失;另一方面意味着对地方和产业相对利益的否定,这将挫伤其对农业技术投资的积极性。

其次,农业科技的共性也体现在个体之间的相互依存、互补和互利,而协作是核心体现。健全的产权制度是明晰和保护个人利益的有效手段,是整合个人利益、促进分工协作的基础。在我国,产学研结合、科技合作已经开展了几十年,但效果并不理想。究其根本原因,是没有健全以知识产权保护为核心的利益驱动机制。要建立以知识产权转让为纽带的合作模式,充分尊重和保护各方利益,形成上中下游互利共赢的利益机制,从根本上促进产学研结合与合作。

第三,公开是指公共资源的使用必须以**(人民)利益为基础,体现民主、公正、公平、合法的公共精神。因此,政府不仅要在农业科技成果的创造和提供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加大投入,解决农业科技成果供给不足的问题,但也要通过调控,确保农业科技成果终能够用于保护公共利益。但是,现行的管理模式不能保证公共科研成果能够公平、公正地用于公共目的。要建立农业公共知识产权管理和运用机制,完善农业公共投资知识产权的所有权制度,实现农业公共科研投入与知识产权经营管理的权责统一,建立以获取公共知识产权为目标的农业科技投入指导机制,不仅可以委托研究,而且开发的同时,也要补贴和后期收购,建立保障机制,实现农业技术公开储备的目标;建立实施农业知识产权公开招标平台,确保公平,公共农业科研成果的公平、透明分配和使用。

可见,没有完善的知识产权制度和工作机制来公平有效地规范和管理公共农业科研成果,片面地投入公共农业科技,不仅难以正确地指向农业科技的公共目标,但同时也会阻碍农业科技的公共功能,因为原本属于公共领域的农业科技成果像没有公共财产保护的城市绿地一样,不正当地进入私人领域,必然成为无序的私人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