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经济发展如火如荼,电子商务平台的知识产权保护不可缺失。在立法方面,2009年实施的《侵权责任法》已经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义务和责任作出了相关规定,2019年1月1日实施的《电子商务法》也涵盖了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规定。比如在实践中,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平台早在2003年就开始探索知识产权投诉制度,目前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在线知识产权保护机制。比如,被山寨广为诟病的京东甚至品多多,已经或正在探索建立自己的网络知识产权纠纷解决机制。

在线解决机制作为对传统纠纷解决机制的补充,具有裁决周期短、维权成本低的特点,有利于权利人对在线市场的快速净化。尽管在实践中也存在着平台审查标准不统一、恶意投诉、反向投诉等棘手问题,但在各大电子商务平台日益关注下,网上结算机制仍在不断发展和完善。因此,如何更好地利用网络解决机制处理知识产权纠纷,成为新形势下知识产权从业人员需要考虑的课题。

债权人网上结算机制的应用

近年来,电子商务平台本身也在完善模仿整改机制。许多涉嫌侵权的关键词和图片在上传初期被直接屏蔽或责令改正。但随着电子商务平台交易量的不断攀升,多数涉嫌侵权的案件需要权利人积极监控。

对于权利人来说,如果侵权商品是在电子商务平台上发现的,除了保存证据外,还需要做好线下维权的准备。要想尽快屏蔽网络侵权信息,必须尽快向电子商务平台发出通知,说明侵权事实的存在和原因,并要求电子商务平台尽快采取删除、屏蔽等措施。

尽管不同的电子商务平台可能有不同的通知格式,但它们需要包括:

一、申诉人的身份资料和证明文件。知识产权证书。投诉产品或服务的具体情况。侵权事实的初步证据。其中,对于侵权事实的初步证据,至少应当说明申诉人认定涉嫌侵权属于权利保护范围的理由,使网络平台能够对《侵权通知书》的有效性进行审查,判断《侵权成立的可能性》,从而能够筛选出部分符合要求的证明材料,但内容无法证明侵权投诉的可能性。以具体的知识产权为例,如果投诉专利侵权,应当进行技术比较;如果投诉商标侵权,应当对商标进行比较,说明混淆和误解的可能性;如果投诉著作权侵权,还应当比较作品的实质相似性。

各平台接到投诉通知后,在处理流程上会有一些差异,但基本相同。以阿里巴巴平台为例,平台收到投诉通知后,首先进行初审,初审合格后通知卖家投诉信息,卖方可在线提交与产品合法性有关的证据或证据,并提交反通知;卖方提交反通知后,系统自动通知投诉方,投诉方确认反通知,并保留链接,不删除;如果投诉方反通知不予受理,阿里巴巴知识产权部将再次进行实质性审查,得出结论,并确定商品链接是否已被删除。

目前,阿里巴巴、京东、苏宁电子商务等主流在线电子商务平台已经建立了相对成熟的知识产权纠纷解决机制,有相对专业的知识产权侵权审查小组专门处理知识产权纠纷。初审周期约5-10个工作日,整个过程约1个月。

从投诉效果来看,网络投诉更适合于比较容易判断侵权行为的案件,如同类侵权、滥用关键词、盗用图片等,也是常见的侵权形式。由于阿里巴巴、京东等平台支持单条权利和利多链接的投诉模式,“侵权链接定期监控+批量投诉”对于侵权、滥用关键词、盗用图片等侵权行为具有显著的效果。,有效排除使用品牌关键词进行“流量蹭车”和“搭便车”的侵权行为。

另一方面,对于比较复杂的技术比较、实际艺术品的实质相似性比较等侵权案件,有必要以书面形式予以明确。由于缺乏对平台侵权行为的专业判断能力,人们对平台侵权行为的处理往往比较谨慎,希望权利人采取司法或行政手段加以解决。此时,如果网上投诉的效果不理想,有必要通过行政调查、诉讼等法律途径寻求更专业的判决。

2、 论被投诉人网上和解机制的运用如何处理被投诉的侵权行为

随着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加强,进入中国市场较晚或知识产权布局较晚的**品牌可能面临知识产权抢购危机。一旦遇到不合理的知识产权投诉,充分利用网上解决机制同样重要。

对于被投诉方来说,电子商务平台被投诉侵权有两种机会。***次是收到侵权通知后的反侵权索赔通知。第二次是平台确认侵权后上诉。无论在哪个阶段,主张不侵权的理由都是围绕着权利人所申诉的权利能否成立,所指称的侵权能否成立。

因此,被申请人在接到侵权通知后,应当及时了解权利人的权利基础,判断其自身行为是否属于申诉人的知识产权保护范围。在权利基础或法律抗辩事由存在缺陷的情况下,被申请人还应积极履行反通知义务,尽量在网络平台规则框架内进行抗辩。权利人恶意投诉滥用知识产权的,应当给予相应的答复。常见的不合理投诉包括:1。二申请他人商品包装、装潢(局部)商标或者外观设计专利,或者在著作权登记后提出申诉的。在著作权登记后,为无创意的公共领域设计或者创作申请外观设计专利或者投诉的。申请地理标志、通用名称等要素,请在商标注册后提出申诉。特别是对于后来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有名品牌来说,其标志或商品包装被匆忙抢购的情况尤为严重,这也极大地影响了这些品牌的全球市场布局。

对于情节明显的恶意投诉,如果能通过网络平台内部规则解决,就可以充分发挥网络结算机制的及时性。如果恶意投诉严重干扰了经营者的正常经营行为,也可以通过其他法律渠道进行补救。

目前,网上解决机制的定位相对灵活,是对传统纠纷解决方式的重要补充,为权利人提供了除诉讼、行政投诉、警示函之外的又一便捷可行的选择。然而,网上结算机制也是一把,为一些恶意投诉者滥用权利提供了便利条件。对此,国内外经营者也应给予足够的重视。合理使用平台规则可以有效减少不必要的损失。